当前位置:大旺情结   [关闭]
 
在四方--(十二)啼笑莫名的“咸湿佬”

文章来源:zhongjiansui的博客  作者:光华轮人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11/2/28  察看次数:2194


                  泉眼无声惜细流,  树阴照水爱情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     
        这是“南宋四大家”之一、杨万里的诗——小池。
        1976年底,大旺农场内的广州知青已走得七七八八了,幸好75年补充了一批“生力军”,当年我们是学校组织去的,他们是由单位组织来的,我们区来的大部分是“交运系统”的子弟,叫做是75届的毕业生,却很多人基本没有读过几天书,更有甚者有个别人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我们几个长他们近十岁的老知青大可“老气横秋”了!有人当了他们的班长;有人官达副队长;也有人好歹也捞了一份不怎么辛苦的笋工来干。而本人:一、出身非红。二、表现不赤。三、小孤孀睡觉——上面冇人!唯有天天扛着铁锹去做“看水佬”——不是偷盗那种看水!倒也优哉悠哉!百十亩田仅我一人,常常放肆地大吼诗、词;狂嚎歌儿!这边我:“好姑娘哟……小哥哥……”在叫;四下的“蛤蟆”也:“蝈!蝈!蝈”地和我。偶尔也会有个把人路过或者领导巡视到来,总会认为我有点精神病。
         晚上自我灌饱黄汤,总有几个小男女来点拨我胡咒一番,说是听古仔。当人们都睡觉了,我就静静地看书,——那几年看了很多书,有看无类,反正少看红那类,看了多少自己也无法“老实交待”了,不过今天戏填词一首,或许可见九牛一毛。
                                   长相思
                           红与黑
                          名利场
                          俊友腐蚀杜丽娘
                          高老头还乡

                          驴皮记
                          包法利
                          潜流海底两万里
                          苔丝怎么办
         同宿舍有一司前农友,平时也好与我哗啦呱啦,更爱在小男女前露点儿能耐,一天,他在田间雅兴大发, 竟 对着一帮十六、七岁的“小娘子”吟哦起“小荷才露尖尖角……”来(唉!与其说是对牛弹琴,倒不如说是牛弹琴,这斯正巧属牛)。不知这帮小娘子是感觉被点到臊处抑或红五类的本质使之心明眼亮,顿时鼓噪起来,一言道破:这乃下流的歪诗!狠狠地斥责他一顿,岜料此斯却说是我教他对她们说的。
         自此,有些个小娘子不再来听我发翕疯了,也是,谁愿意见你这个“咸湿佬”呢!几十年后的近日,有一老娘子向我致歉,我想也不必了,有此经历多有趣!


   文章评论  (共 7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同路人 评论时间:2011/10/28 8:37:45

我也来瞧一瞧:“这‘斯’无辫,那‘厮’有辫;这‘斯’看那‘厮’,常厮厮。”


    评论者: 1206斯错了 评论时间:2011/10/26 5:16:31

这斯是斯文的斯,这厮才是登徒子的厮。厮字在《红楼梦》及《水浒传》中使用率颇高。


    评论者: fan jian min 评论时间:2011/10/25 16:57:11

光华伦人兄的文笔-诙谐、幽默、风趣,令我睇时都会不自觉甘发出细微笑声。娱乐有加!多谢晒。


    评论者: zsc 评论时间:2011/9/16 14:38:13

U+U:好久未见新作,甚念!看来还是“寻找他人的故事”题材多D。十分期待!


    评论者: 415 评论时间:2011/3/1 1:49:47

好個禾杆啃珍珠的人物,怎麼早年都無發現呢?真有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