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司农情思   [关闭]
 
讲旧史(26)——悲痛的历程

文章来源:zhongjiansui的博客  作者:光华轮人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11/6/23  察看次数:1044

     四十五年前的6月23日清晨,由昨日下午开始撒泼的暴雨有所减弱了,但从内山下来的洪水仍滔滔不绝,它卷着大树、推着巨大的卵石势不可挡地前进,我们正在计算着树林灞少了多少棵大枫树。此时忽闻河对岸有人叫喊,原来是丁先生在呼唤我们,(这小子昨天下午散会后留在一队没有回来)说是范场长今晨牺牲了!顿时整个三队炸了锅般骚动起来,人们争着要到场部去,但面对汹涌的江草河,(昨日回来时险些卷走几位女生)队长林永辉只批准了我及两三位水性较好的男生作为代表到场部去。过了河,三队对岸的河滩上,我们几个月来种下的花生、玉米全都被砂石复盖了,刚建成的江草桥被冲断了,江草小学左角的两层楼塌了——据说这里就是范场长的牺牲地。我们赶到时,范场长的遗体已被一、二、四队的农友送往司前了,于是我们又不歇脚地追向七公里外的司前街。
       在司前街我们的木材加工厂的一个房间中央,范场长静静地躺在一张板床上,人们密密地围着他,哀伤地看着他,在他左边的太阳穴有一块儿殷红的伤痕,楞果用水轻轻地替他拭抹身体,公社会计邓雄宏买来一套新衣服,请官利生给范场长换上,可官利生不敢干,最后还是楞果与老邓来完成。从司前卫生院借来一副担架,我们把范场长抱了上去,连遗体和担架一起用尼龙纸包裹得严严密密,准备把他送回家——始兴。由于始兴到司前的公路已被洪水破坏,在场的最高领导人—司前公社副社长王德富决定:步行也要把范九同志送回家!于是由王社长亲自组织了一支二十人的队伍,为首当然是王社长、有公社派驻农场的指导员丘锦光、拖拉机手老周(湖北那个、不是开平无尾周)以及农场众多要求者中之十七个毛头小子。
       马上就出发,二十人分成五组,每组四人抬一公里,循环替换。天气时阴时雨,没有一丝风,没有雨具,我们的汗水夹着雨水如同身边的清化江一同向始兴奔去;公路被水冲刷得很干净,路面上只有黄豆大的砂粒,我们没有穿鞋,空手走也十分扎脚;我们没有吃早饭;我们没有水喝;我们的心如同苍莽的群山一样深沉;抬着无言的范场长一步一步向始兴挪动!
       不知替换了几回,我们来到了深渡水,眼前竟出现了县供销社的大卡车,他们在等待我们啊!上了车倒头就睡,待到醒来时天已黑了,来到了县供销社大楼,吃了一顿热饭,洗了个热水澡,三楼的会议厅铺好了棉毯……
       第二天起来,我们才发现我们的双脚早巳被磨穿了,站在棉毯上仍感到脚底钻心般疼痛,没有毛巾洗脸、不过我们山里人已习惯用双手捧水来洗脸了,昨晚我们还没有换衣服呢!(换无可换)早餐后,供销社的卡车把我们载到城北建在一片山岗上的一座新仓库,很大,“范九同志追悼会”在这里举行,会场上挂着范场长的遗像和挽联、四壁摆满了花圈。毕竟是县供销社的副经理、老游击队员,县委领导及县各界众多人士参加了追悼会。我们农场有欧姓、吴姓、谭姓三女生,她们被派到县供销社跟范夫人学习饲养“安哥拉兔”,此刻,她们搀扶着范夫人,抱着范场长的几名稚儿。会场中央摆放着一口白木棺材,范场长闭着他那睿智的双眼、安祥地躺在里面——他还那样年轻啊!才四十多岁!……主持人的悼词……范夫人凄厉的哀号……人群里的抽泣……盖棺钉钉……在附近一个可看到县城的山岗上,仵工早已挖好一个深深的墓穴……棺木平平稳稳地安放好,我们也双手捧一把黄土,轻轻地抛进墓穴。供销社的一位女干部动情地说:“你们看,广州来的这群孩子与范经理的感情多好啊”!
       中午饱饭一顿,供销社送来每人一双草鞋、一件蓑衣,并动员我们去街上走走,可是我们谁都没有带钱,又不好意思说白了,便推说想早点回农场,于是大卡车把我们送到了深渡水、汽车不能再走了,我们这支穿着臭背心、脏球裤、披着蓑衣、脚踩草鞋的队伍冒着雨、行进在群山中、回农场去了!

   文章评论  (共 4 条评论)

    评论者: 林崇基 评论时间:2017/12/14 14:09:37

记得是20个人,分成5组,都是二四队的人,每组抬1公里(看路标计萛),后来在什么林场借了部手推車推着走,大家都光着脚,谓我独尊,在公社找到卢强开借了对藍色胶鞋,5组人轮着穿,这20个人都记不清了,好象是王世道、关伯健,真记不起了。


    评论者: 清化佬 评论时间:2011/8/23 11:53:52

(一)作者带着悲痛和缅怀范场长之情在千余字短文中,描述了十八个人,其中有真实姓氏的就有十三人。这种认真求实的回忆录在网络博文中属于极其难得的珍品,值得视为司农历史参考文献而收藏。
(二)非常感激光华轮人四十五年前替我(们)送范场长最后一程,再次说声:拜托,谢谢了!


    评论者: dengyiduan 评论时间:2011/6/24 9:38:09

    范先生:你自己可以将你父亲的照片直接上传到网上。我们都希望能看到范场长生前睿智的风采。或寄到我的电子邮箱:dengyiduan@hotmail.com 我帮你上传。


    评论者: 范建民 评论时间:2011/6/24 9:13:22

我是范九的长子,十分感谢各位作者(老大哥/老大姐)对家父生前的点滴回顾和好评!因当年幼小且长年未在父亲身边,那个年代的共产党员真是为事业而不顾家的:在我的记忆中,我是最后见到生前父亲的一个,就连母亲都未见到他!当天我在旧墨江桥中段遇见父亲时,只是叫了一声:爸爸。而此时父亲看到墨江河水不断地上涨,就要我告诉母亲,他要跟任司机的车赶回司农去,就不回家了!没想到就此永远地离开了母亲和年幼的我及三个弟弟!试想在当时,如果父亲再往前走几百米就到家的话,我想情形就极有可能发生变化!因为家就在墨江河边土产仓库里,地势低洼,每年的洪水期都会被淹的!也或许母亲同样无法留住他!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以事业为重的一个人!是一个见困难就上,一切以服从党组织的需要。......此时的我心情仍无法平静!难以再往下叙写啦!再次代表母亲(母亲现在清远居住,身体还好。)及几位弟弟感谢各位老哥(姐)对家父的怀念!我会将各位的回忆文字复制下来保存。如有需要,我可提供一张唯一存有的家父生前留下的照片。
    不知哪位可知任司机的情况,很是惦记他!在我的心里,他是一个好好人!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