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始兴情怀   [关闭]
 
《儿子的始兴世伯》(十一)妻有旺夫相

作者:清化佬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21/9/15  察看次数:246

     早年,我妻小时候一家从南雄迁来始兴,那时候始兴县从南雄县分离,始兴县商业局缺会计人才,她父亲调来支援始兴建设,就将一家子搬来了。
    松香厂厂部在城南与太平镇一江之隔,厂里单身外地人少,厂部厨房星期天不开饭。炊事员刘迎春师傅是南雄人,年轻时曾到过广州等地闯荡,广州老板善待手下员工,“广州人”给他留下好印象。他老年还乡回南雄再到始兴松香厂工作。他星期天不回南雄时就和我、张学龄三人同捞同煲,有厨师合伙,我俩真是求之不得。我们实行AA制,其它的事由刘师傅作主。他常让我们惊喜不断,有次他买回整只水牛仔头并说,牛仔肉细嫩美味牛头更便宜。而我看着比粥砂煲大一倍的、滿头黑毛刺刺的牛头不知如何下手。而他却微起双眼瞧着牛头像入迷一样,要我们去玩记得回来吃肉喝汤即可。
     我妻子的到来让刘师傅高兴得连眉毛都笑弯了,真是天上掉下一个南雄妹!一次刘师傅用南雄客家话邀她帮忙厨房月底盘点。我妻能说一口正宗南雄话,又是单位的会计,厨房月终盘点小事一桩就答应了,乐得刘师傅笑得“有牙冇眼”。
    脱单后我还住在原单身宿舍,妻在走廊旁边做饭,我在外边的枇杷树下斗木造家具。张学龄笑曰:“男耕女织”,刘师傅赞我:“妻有旺夫相”……
     其实,妻子到来真的旺我。我1971到松香厂九年,不论是参加森林松树资源调查,还是借用到县科技局研发油漆(光油),每个项目完成或告一段落后就要回木箱车间继续扛大木。我1977年底结婚,婚后的1978年我被派出当县“路线教育工作队”下乡一年(到沈所八一、隘子风度一带)。1979年被厂党支部选定为建党对象并派往县党校学习一个月。1980年从木箱车间工人升为“以工代干”,当松香厂生产调度。1984年中至1987年底,我全脱产到韶关市读电大(三年半)。1989年任松香厂技术副厂长,同年参入中国共产党。
    其实,“男耕女织”“妻有旺夫相”是家庭方面、是局部的。主要是全社会、国家的全局:1976年中国文革结束后百废待兴。首先是党中央胡耀邦解放了大批老干部,松香厂1953年开厂老厂长梁奕庚也得到落实政策,复职回来松香厂当生产调度。他从车间生产工人中直接选中了我,并手把手地教,带我到司前、隘子两个松香加工点,又到司前,隘子,澄江,罗坝等各个有採脂队的站点熟悉情况。(始兴县的採脂队人员是当年建厂时,由梁奕庚从兴宁,五华动员约五六百人组织来始兴的。始兴当地人不採脂)。待我熟练地工作半年后,他才安心地调到县政协上班去。      
    全国 酷劫十年,让科学、文化、技术人才队伍出现巨大断层,文革恢复高考的大学毕业生金贵,都补充到省以上各部、厅、局级等部门去,而我们电大毕业生“那里来,那里去”,回原单位后个个都成了顶樑柱,我电大毕业一年后当上松香厂副厂长是大势所趋,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
   我儿子也争气。他出生后就分床睡,我替他斗了一张手摇婴幼儿木床;九个月大他自己不吃奶,便分房睡。十月个大时他能推着学行车到处走(我用木造的有四轮、一扶手,两支臼米曲尺,走起来嘀嗒嘀嗒响的幼儿学行车);二岁骑木马,也是我做的。三岁上厂里幼儿园玩溜滑梯,玩跷跷板。当时我是厂生产调度,幼儿园大件玩具的都是我设计,安排工人利用厂里闲置材料做。儿子还将家里心爱的小木马搬到幼儿园和七八位小朋友一起玩(小木马是我将原来的手摇婴儿木床拆改而成)。儿子六岁上学不让父母送,常与松香厂玩伴们结伴行走在乡村公路上,到两公里远的小学上学前班……
     国家、事业、家庭一切都如沐春风,春光明媚。(十一)完。
   文章评论  (共 2 条评论)

    评论者: 清化佬 评论时间:2021/9/16 19:46:09

晨光温柔地洒在乡村的公路上,空中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飞过,三五成群的学前班小孩蹦蹦跳跳地向小学校走去。这是我目送儿子与伙伴们上学的一幕,终生难忘。


    评论者: 花 评论时间:2021/9/15 23:39:31

美满幸福的一家人,充满温暖的阳光,春风得意,蒸蒸日上!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