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旺情结   [关闭]
 
在四方--(六)原来没有最后的斗争

文章来源:凤凰知青网(山寨农场)  作者:光华轮人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10/10/22  察看次数:1231

1971年夏天,有一天晚上,正准备冲凉,突然接到区部的紧急通知,要我们全队的人员马上到李坑开斗争大会。赶了三、四十分钟的路,终于到了会场,大会已开始了,灯光不亮,人却很多,台上有一人不知该叫做弓着还是站着,头、手向前下垂,不很长的一头白发也垂挂着,原来是个老婆子。台上写着她姓张,可是人们说她姓右。老婆子是农场血防队队长何七的丈母娘,因老无所依,只好从外地投靠女儿来到大旺。据说老婆子平时嘴巴就不干净,爱说怪话。前一天下了一场大雨,把她家的厨房给浸了,她却坐在家门前求雨:落啦!落啦!落到够啦!乜都冲烂晒啦……!一些觉悟高的革命群众眼光雪亮,一眼就识破她借下雨之机发泄:欲毁我们的农场!于是便组织这场批斗会。很多革命群众纷纷上台揭发老婆子平日的反动言论,轮到她女儿满脸鼻涕和眼泪登台了,就象旧社会的丫环诉说地主婆罪恶一般数落一番,并宣布要与反动母亲一刀两断,交由群众处置,而主持人说:“她是你的老乸,只是在思想上划清界线就可以了,斗完还是要女儿管吃管住的”。整个晚上,老婆子弓着背,一动也不动,一言也不发,时间很晚了,为不影响明天开工,明晚再继续斗,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第二晚,斗争会又开始,有人揭发:昨晚散会后,老婆子竟然唱起歌来,当时有人质问她为何会上不出声,她说:“会场人太多,象一群乌蝇般嗡嗡叫,听不清人们在说什么,故不好作答”。人们顿时愤怒起来,大声质问老婆子:“今晚有冇嗡嗡叫”?老婆子大声回答:“今晚冇嗡嗡叫了”!哈!哈!只不过是没有嗡嗡叫的……罢了!最后,胜利了!散会了!
   文章评论  (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