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旺情结   [关闭]
 
在四方--(七)秋风起

文章来源:凤凰知青网(山寨农场)  作者:光华轮人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10/11/3  察看次数:1931

秋风起,食腊味!广东人酷爱吃腊味,芦苞的秋天腊味极多:腊肉、腊肠、腊鸭、腊鸡、腊狗、腊鱼……林林总总,更有驰名的腊老鼠,又肥美、又便宜!但负面的传闻却危言耸听,当时买猪肉还是凭票限量供应的,吃新鲜的禽畜尚且供不应求,何来这么多的二次成品?莫不是病猪,死猪制作的?所以一般我们很少帮衬腊猪制品的,知青中很多人记挂着广州的亲人,总会到芦苞买些新鲜的肉类亲自制作放心腊味的。但也有人养了一条狗、几只鸡、可偏偏碰上了鸡瘟,或者吃了队里故意撒放在晒场附近的毒稻谷,也有那傻狗去撞拖拉机、或吃了死老鼠的……总之,“死扣扣”(潮语:死光光)了,自己吃不了,又舍不得请别人吃,——那时候谁也不忌讳这货色能不能吃,于是腊起来了,这难免会引起一些老友的怨气,据当地一些言传说:腊鸡、腊狗的人是要衰三年的,却偏偏这些个人日后又遭上了这样那样的不顺景的事、甚至祸事……被人们言传得何如灵验!越传越真!越议越神!人们谈论时似是同情,不过我总觉得是怨恨与幸灾乐祸的成份居多——想不到吃不到的肉也是酸的——可能“肉酸”一词之典故由此而来吧!。本人酷吃腊老鼠,那股美味加上黄汤确实妙不可言!每年秋天,田里的甘蔗长得粗大、滚圆;然而与之“共生”的田鼠亦肥大、浑圆。每日下午,江边的“蛋家佬”都会来蔗田安放捕鼠器,这家伙轻便、精巧,它是用一根约50公分长的有力、有弹性的竹片做弓、加上两根20公分长、更幼小的竹片做夹、用鱼丝栓好便插在田里,不用诱饵,行外人是看不出门道的,但老鼠只要试探性地轻轻触它一下,鼻子马上被准确地、牢牢地夹住、挂了起来、束爪就擒了!由于它轻巧,每次可携带很多,也就意味着捕获量颇大。有时我们托捕鼠人顺便把已制作好的腊老鼠带来生产队卖,一回生、两回熟,日子一长、有些“蛋家佬”竟与我们成了老友。有一个星期日,我应邀到一位捕鼠人家玩,主人热情地向我介绍他的“作品”,首先、在屋门外有几口大缸、打开盖子一看,里面满满地用浓盐水浸泡着一只只完整的老鼠,走进屋里大厅、墙角有一堆生石灰、里面是一层老鼠、一层石灰地堆成小山,原来每天收回的老鼠一时无暇处理,而且鼠毛也不易拔,所以用盐或石灰泡制,一可“保鲜”;几天之后或有时间了,而且老鼠也可能到了腐败的临界了,把它们放在谷萝里、泡在北江的水中,不断地摇动谷萝,很快,萝中鼠的毛都脱了、随江水飘走、变成一只只白生生的裸鼠,用剪刀剖开、除去内脏——当然,还要保留那甘香可口的肝脏(老鼠是没有胆囊的),再用竹签把其撑成平板状,经北风一吹,便成了半透明、泛着黄油、散着腊味香气的老鼠干了,盐水浸的是咸的;石灰制的是淡口的,任君选择!自经这次参观考察,那个“连毛夹屎”停尸数日的工艺过程令我终生不可忘却!从此戒了腊老鼠!这是我至今唯一能戒掉的辟好!
   文章评论  (共 2 条评论)

    评论者: fan jian min 评论时间:2012/2/23 11:03:17

差的忘左正题:牛田洋的田鼠哪可多啦!我与其他战士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去抓田鼠,抓到大量的田鼠后,就系将其扒皮腌晒干,而后放在饭面焗来吃--好味极了!咯时系无乜化肥及农药,所以完全唔使担心中毒.....


    评论者: fan jian min 评论时间:2012/2/23 10:54:35

睇后勾起我在78年11月随部队从英德移防到汕头牛田洋时的回忆:当部队到达牛田洋,睇到围海造的农田时,个心就凉左半截!心想自己当兵前可是司机佬啊!在咯个年代是三件宝之一!而家要面对每人平均15亩的农田耕作--哪岂不是要我的命!结果可想而知,每天要在过膝的充满碎海贝壳的泥中挖排水沟-挖到腰都直唔起!!!脚毛都被泥粘光晒,小腿皮肤被贝壳划到损晒,简直要我的命!实在是无奈,只好稳主抓军事训练的团领导请求:要么调番去训练连队,要么就退伍!反正自己系有工作单位的,唔怕无野做!还好,申请得到批准,调回团特务连当番侦察兵!开心极了!虽然训练极苦,但我还能受得住,至今想来,并不后悔!也系当年经过苦练,才有今日的身体状况!到地方工作三十年了,无论遇到任何挫折都能承受得了,这与当兵咯几年的艰苦训练分不开......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