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0周年庆   [关闭]
 
忆马头(五)大山下的花环

文章来源:创作  作者:清化佬  提供者:清化佬  日期:2015/9/12  察看次数:830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五十年的日子一晃眼就过去了,筹备了一年多的司农人心中的节日——50周年回访江草地,农友大团圆的日子即将来临。我在始兴工作了27年,离开始兴已经23年。现在有机会回去,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随着司农《50周年聚会行程安排》网上公布,回第二故乡之旅进入了倒计时。筹备小组的农友都是极具组织能力的热心人,考虑问题全面周到,制定的《50周年聚会注意事项》是要我们注意安全,我必须自觉遵守。棉歌为这次活动设计的壮行贺卡《欢聚》,表达了农友们共同的心愿。主题是欢乐,我十分赞成。《事项》中的“不做过于兴奋的事情”是我行动的指南。  

    人贵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兴奋点,自己的控制能力自己最清楚。而别人的兴奋点,就不清楚了。决定“鮮花送马头”只能以我为主,纯属个人行为。尽量做到不张扬、不触及别人的痛处。于是我晨运时冒着细雨骑车到广州市芳村岭南花卉市场,选购盆栽鮮花。待鮮花包装后才发现,古稀之年的臂膀难以承受其重量。而体积过大的包装,也显得太张扬了。只好第二天冒雨再选,再购,再包装。

    2015年9月5日,上午7:45,我到达广州起义烈士陵园正门时,已经有农友早到了,我提着装有盆栽鮮花的旧纸箱从时髦的旅游箱旁边走过时,自己也觉得有点“另类”。控制着内心的激动,希望上车后一切都会平静、顺利、安全。

    当天下午,我们“回访”江草后,返回司前顺丰温泉饭店,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个半钟。我的“鮮花送马头”行动开始:电话约施璋华与我先行,沿着司前卫生院门前的山边公路往北慢慢走。寻找当年的记忆、寻找马头长眠的准确位置。在后的张鶴龄去恒丰旅店,取我从广州带来的纸箱,同行的有李煌、何德华、陈明行。我们前后一行共六人。

    据农友们回忆,45年前发现马头在陈洞出事时是晚上八九点钟,陈洞队安排农友:廖育澄、黄思德、梁卓斌、王容根、施璋华、陈以仁等送马头到医院抢救。在漆黑的大山里他们轮番地背着、托着、簇拥着马头下山,送到江草小学后再由农场拖拉机送往司前,农友们一直陪伴着马头到司前卫生院。医生马上抢救,之后打串针,施璋华留下陪护。其他人员随拖拉机回农场。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抢救无效马头身亡。当天下午五点左右,众人送他入土为安,农场领导张保田在前面引路,农场知青邓云鹏、张书成、黄治明、李小平四人抬棺木,施璋华殿后,共六人。〔在此,我衷心感谢上述十多位农友,代我们送马头(马亦平)最后一程。各位当事人:如果发现有错漏的地方,请指正。谢谢!〕

    45年后的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马头长眠处,就在司前镇往始兴县城新开的公路靠东侧的车道上。于是大家在最近处的路边选择拜祭位置,恰好附近绿化带的路树中,有一棵细叶榕长得特别茂盛。李煌说:“就在这里,这棵树曾被车撞过。”我从纸箱里取出一塑料包,里面有两米长的仿真红花间绿叶的花串两条,让农友穿挂在树上做成花环。又从纸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三盆太阳花(又称风雨花)。希望马头像花一样,经风雨后迎着灿烂的阳光,天天开放。我们在近处阳光能照射到的黄土堆前挖一条长坑,把三盆太阳花排成一列种下。然后,各人将随身携带的《纯净水》,为花洒下了定根水。

    6:30的晚饭时间快到,我们匆匆离开。我走了两三步回过身来说:“马头,我们走啦!”却猛然一震:那棵被车撞伤过的细叶榕,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人一样,他弯着腰,坐在高处,花环就挂在他的脖子上。那不是戴上花环的《思想者》[1]吗?太不可思议了!  (完)

    注[1]《思想者》作者:罗丹( 法国)原为《地狱之门》组塑的一部分,后翻铸成铜像。《地狱之门》取材于但丁的《神曲》,《思想者》是罗丹用以象征但丁的形象。《思想者》的图像,《忆马头(一)同煲》借用为首页插图。  

    待(六)——《天堂里的笑声》


   文章评论  (共 3 条评论)

    评论者: Liuliping 评论时间:2020/9/11 9:52:29

亦平小弟那略显弯曲、厚厚的背肌、低着头挑着二大桶满满的水往菜地里奔跑的形象至今还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他的含冤离世令人悲伤婉惜,愿他在天堂再无忧虑,安康快乐!🙏🙏🙏


    评论者: 清化佬代黄治明 评论时间:2020/9/10 1:24:00

伟晔兄,马亦平(马头)从场部送到司前卫生院抢救的过程,至今还历历在目,当时我在木材厂离卫生院比较近,棺木也是我们造的,其中的细节也是不忍细述,总之是我—的遗憾和愧疚,亦平离世时我就在他旁边,也许是回光反照吧,他还睁开眼睛环顾了我们—下,眼神是平静和温柔的,这点我可以保证。亦平就安葬在离司前卫生院不远,公路旁边的陡坡上(记忆中是果园亦或是油茶园)此后曾听说亦平的亲人曾到过司前找亦平,后来不知是否如愿。说起来,我和亦平是有渊源的,他妈妈是老师,他哥与我哥也是同班同学,我们出发前,他妈妈将—条毛毯—剪二半,我和亦平各人—半,他母亲非常善良,眼神中有—种不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那种不舍,可谁又曾想到,这—别竟是母子的阴阳相隔。我和亦平曾在—个班,—起挑肥淋菜,我们班女生较多,体力较差,所以,累活重活我们都主动多干些。亦平其实不应该走,但既然走了,就愿他在天堂无忧无虑,清清静静吧!!![玫瑰][玫瑰][玫瑰]


    评论者: kk 评论时间:2015/9/13 9:37:19

真情!有意思!赞一个。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