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旺情结   [关闭]
 
在四方--(十一)马歇尔、欢迎你

文章来源:zhongjiansui的博客  作者:光华轮人  提供者:dengyiduan  日期:2011/1/18  察看次数:2437

      大旺的百里草塘真名不虚传,草长得特别旺盛。
      最初开发时,以消灭血吸虫为名目,除草是一项重要工作,反正有的是“血防”费用,用拖拉机压,用火烧,用“除草剂”灭杀……,极尽所能。
      但当作物种下地,就变成以生产为重点了。人力的不足、生产成本的控制,才不管血吸虫的死活呢!很快又回复到草的天地了。机械化耕作、用水是大排大灌的,肥料都流失到斗渠里了,渠里的芦苇、稗草从两三米深处长到高出路面两三米,渠水只能在草隙中渗出,人走过去也不用桥。路上的草、拖拉机开过只见到车顶。奈何?田里的草比甘蔗还高,近千亩的甘蔗、花生等作物才几十个劳力,昨天除草、今天除草、明天除草、天天除草,反正没完没了都是除草!唯一有利的是近在咫尺,队长也看不到你是否在干活。我们两个“看水佬”对着三百多亩水稻田,两千多公尺的田基,本来说是要包除草的——谈何容易!看着旧草未枯,新草又冒,年复一年——无法形容!有一次走在田基上,只觉踩着一条很大的蛇,可是隔着厚厚的草,根本看不到它,只有用铁锹发疯般往脚下乱插一通,然后慌忙逃跑,几天也不敢到那位置,后来闻到了恶臭,好不容易扒开厚草,才发现那天打死的是一条近两米长的“过山峰”,有人认为我错过了一顿美食,我可宁愿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作业区的看鸭佬每天都把鸭乸们赶到我的稻田来访问一下,往往都会有遗漏的鸭蛋在草丛中,成为我的副业收获。就这样过了四年。
      1975年夏天,有一日,太阳竟然从西边出来了——上头发出号召:为了彻底消灭血吸虫,来一个全场总动员的大会战,要让草塘寸草不留!一时间,场部的脱产人员、中学的师生、各工厂、供销社……的员工,都来到草塘的各作业区除草来了!多艰难、多困苦,不在话下:大姆指粗的芦苇、纫如牛筋乱如麻的水草,锄难断、拉不动,再加上刺、蚂蝗、马蜂、毒蚊……真够受的!我们当主人倒还好过——不断地给他们修锄头、修草镰、送开水、凉茶……。独河搞干净了,路面修得也像点样子了,斗渠也清得差不多了,继续是向田里,由路边向纵深清理……。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之所以如此大动作,是上头有人来视察了——其实不用说也明白,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实在太“认真”了!
      除草工作进行了很多日了,还未结束,有一天,竟然无人来开工,我们也不用开工,但不准离开生产队——那个时候来临了!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一支庞大的车队卷着漫天的沙尘,从场部方向开来,经过鹅乸岗,到大良岗去了,车上大多数是全副武装的大兵。遥望大良岗,在一块开阔地,当兵的围成一个大圈,中间有几个人在走动。后来……走了!听说来的是张春桥。上面来的人走了!未除的草犯不着继续干了!
      回想起中学时代看过一部电影,叫《马歇尔,欢迎你》,说的是西班牙的一个小城镇有一天全城骚动起来:原来美国特使马歇尔将要来访问了,人们怀着对美国人的敬畏与幻想,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搞面子工程,他们白天拼命干活;晚上做着美国人到来的好梦。那个时候来临了!人们著上盛装夹道欢迎,美国人真的来了,一支庞大的车队卷着漫天的沙尘,从远处开来,经过小镇的边缘,绝尘而去了……!
      这个故事的版本,几十年来在全世界不断翻演,我认为在中国尤甚!不过并非都是无益的,这次草塘大会战真真正正帮助了我们这些草根苦力,医治了四年来我们根本无能力解决的顽疾,不管来的是张春桥还是张秋桥;也不管农场领导有没有什么面子,反正我们得到了几天松口气的日子。

   文章评论  (共 2 条评论)

    评论者: L 评论时间:2011/11/11 10:15:03

     光华轮人讲的故事既生动幽默又风趣感人,但有时又让人捏一把汗,很精彩。


    评论者: 清化佬 评论时间:2011/1/18 9:46:38

非常感谢到大旺农友为我们展示出在珠三角沼泽艰苦奋斗的动人场面,与我们在粤北山区战天斗地的知青生活相映成趣。


发表评论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