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消息|个人资料|好友|新贴|搜索|在线|会员|帮助|退出|        
杂谈-随笔
 返回主页 : 杂谈-随笔
主题 话题: 冲击黑暗神殿之巅 回复发表新话题
作者
内容 << 上一个话题 | 下一个话题 >>
ab12888
注册用户
注册用户


注册时间: 2013-04-09
来自: 0
在线状态: 离线
发贴数: 1
发表于: 2013-04-09 2:53pm | IP已记录 引用 ab12888

  一
  影月大陆若虚谷,四周全是山峰,条条羊肠小道散布其间,便如人身上之青筋,看似无章却俨然有法。俯瞰大地,视线沿着小道往前 延伸,便会在一端看见众条小道交汇,变为一条大道。大道伸向看不到的远方,两边是高大的山峰。小道虽小,却野兽出没频繁,无何冷 清只说;大道虽大,却凄凉之极,未见生命游动。小道大道,判若两个世界。
  大陆传言,大道是一条阎王道,入者,死,无免!
  至于为何如此,大陆流传的版本很多。有说阎王居住在路的尽头,所以任何生命不能靠近。也有人说路的尽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嗜杀成性,对于任何在路上出没的生命都不放过。而亦不乏人认为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认为这就是一块死地,谁人也不能靠近,包括各 种飞禽走兽。
  但究竟如何,却鲜有人知道。
  一个没有阳光的下午,一群人马却在大道上整装待发,似是准备往前方而去。这群人马个个骑着银色良驹,身着威武、帅气的银色铠 甲,身配长剑。而为头的男子更是英气逼人,举手投足间颇有将帅之气势。最为怪异的是,男子的额头竟然有一个长剑的团,闪着银色的 光芒。
  大陆传言,世上有一个白银骑士团,士兵个个骁勇善战,而团长天下无敌。白银骑士团很容易辨认,因为他们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 就是所有人穿的都是银色的铠甲,骑着的都是银色的良驹。而团长寒瑾的额头有个形状别致的长剑图案。
  如此说来,这队人马无疑便是那闻名大陆的白银骑士团了。
  只是,为何白银骑士团会出现在这里呢?无人知晓。
  天空上云层滚滚,极不平静,似是预示着什么。
  
  二
  “团长,是否前进。”一个有着绿色长发的男子说。
  “再等等。”被唤作团长的男子淡淡地说。
  白银骑士团现任团长名叫寒瑾,是琉璃国人。传言不虚,他确是世间一等一的高手。
  此时此刻,人物齐聚,只待寒瑾一声令下,大家便会昂着头,雄赳赳地前进。只是,对于这个死亡之道,寒瑾不可不慎重。作为白银 骑士团的团长,他比所有人更清楚这条大道的秘密,更明白前方会有什么危险。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答应那个人——她最喜欢的一个 女人七时,犹豫踌躇了不少。
  但事实上,即使那个人没有求他,他也会前来,因为兄弟之情。他的兄弟释,也就是琉璃国的国主,一个月前突然消失,经过多方查 探,种种迹象表明释是被黑暗神殿之人所掳去。而黑暗神殿,就在死亡之道的尽头,白银骑士团的古籍如是记载。
  “唉。”他轻轻叹了口气,接着便抬头望望天空,仔细观察着。据他掌握的资料看,大道最适合进入的时间是天空中的云朵变为绿色 的时候。没有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可是等了很久,天上依旧是一片翻滚着的灰色云朵,无丝毫变色的迹象。知道在等什么的寒瑾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仰望;而白银 骑士团的一些人忍不住了,甚至小心嘀咕了起来,略微表示了不满之气。白银骑士团向来以纪律严明被人所称赞,因而这样的情况并不多 见。或许,这儿的气氛委实压抑吧。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从远处逼近人群,并在一会儿功夫后,清晰了起来。看清来人面貌后,寒瑾先是一怔,接着就无奈地笑了笑。
  “寒瑾,你又把我抛下,每次都如此。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来人嗔道。
  寒瑾没有立即接话,只是看着跟前的女子。大家都叫她格格,他也一样。论姿色,他觉得格格可倾天下,论才华,亦不逊谁人,便是 她的修为,也是不弱。只是这样的女子却喜欢上了他。他不知道是不是福,但他只想把她当妹妹,因为他心有所属,属于释的妻子;并且 ,他的兄弟释喜欢格格,死也愿意。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不想给自己添乱。”寒瑾笑着说道,也希望着把这位美女给气走。
  “你休想把我赶走。我就不走,就不走嘛。”格格撒娇着说。
  寒瑾不惧凶猛野兽,却对小女子情怀毫无办法,只是这两句,便让他无可拒绝。他摇摇头,无奈地笑笑,便算答应了。格格见状,自 是喜悦不已,便似那早晨的鸟儿聒噪不已。寒瑾无心理会,只是看着天空,静待良机。
  
  三
  良久之后,天空云层突然剧烈翻滚,犹如火山喷发之岩浆,又似巨浪翻滚之海洋。见此壮观的寒瑾不由心生赞叹:凡人即便刻苦修炼 一生,也未必能如大自然这般厉害。而就在这时,天上形势陡然一变,云层霎时安静,接着融为一体,毫无间隙,云层颜色也由灰色变绿 。
  “就是这个时候了!”寒瑾轻喝一声,接着便扬手示意部下立马前进。
  霎时间,虽无千军万马,却尘土飞扬,马啸不止。处在最前方的寒瑾眼睛却专注地盯着前方,提防着随时可到的危险。众人见团长如 此谨慎,亦是不敢大意,精神高度集中。气氛变得压抑,呼吸也有点滞塞。而就在这时,前方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恶魔,面相凶恶,杀气 腾腾。
  寒瑾立马示意队伍停止前进。虽早已料到此路定然凶险万分,却万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并且据他初略的大量,这恶魔的实力并不 差劲,因而,他对前方恶魔的出现有些许诧异。虽然,作为大陆的传奇,他并不惧怕如此实力的恶魔,但这个恶魔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后 面的路更难走呢?
  他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
  “恶魔!”一直在他身边的格格见他在危险来临前竟然出神了,忍不住提醒道。
  “知道。”他冷静地说道,接着向身后的人示意,“摆阵,击杀。”
  白银骑士团众人听令后立马行动,仅是片刻功夫,便已经将阵型摆好。而就在这个时候,恶魔也已经逼近众人。在影月大陆,高级的 恶魔也会说人话。只听那恶魔用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说道:“你们是何人?胆敢擅闯黑暗神庙!”
  “在下白银骑士团团长。来此乃受人之托,接人回去,并无意冒犯。”寒瑾不卑不亢地说道。
  “哼,人类狡猾,我不与你多说。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去。哈哈!”恶魔冷笑道,接着便抡起如小山丘般的拳头向寒瑾砸去。
  寒瑾看着这看似凌厉的攻势,心下却不屑地笑了一下,于他而言,此不过雕虫小技尔。只见他纵身一跃,便出现在恶魔的后面,接着 他向前推了一掌,恶魔便跌进了骑士团成员的阵中。霎时,阵型发动,金光灿烂,一片祥和之景,而阵中的恶魔却惨叫连连。虽然恶魔并 不低微,但在骑士团的攻击里,只顽抗了几个回合,便应声而倒。寒瑾满意地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了笑容。
  虽然他知道前路定然更加凶险,但此刻的他还是为自己的兄弟骄傲了。
  “继续前进。”寒瑾大喊道。
  
  四
  众人沿着大道继续前进,所遇到的恶魔越来越多,但实力却与前面遇到的差不多,只是片刻,便能击杀。而每次击杀后,寒瑾的眉头 就不由紧皱一些。对于这个地方,他内心的不安愈发强烈,他努力地望向远方,却总是一片灰蒙蒙的场景。
  现在,他已经知道为什么这条大道会有阎王道的称呼,但他清楚这些恶魔只能让一些本领并不高强的人葬身。既然如此,为何大陆对 于这片地方的资料接近于零呢?只能是另有玄机了,他想。
  “原地休整,静待命令。”在击杀完一个恶魔后,寒瑾下令道。已经前进了几个时辰,虽然没有走到路的尽头,但骑士们也是人,需 要休息。
  “为什么停下啊,这不还没到吗?”一旁的格格见寒瑾下令休整便嗔道。
  “大小姐,你以为人是铁做的吗?当然需要休息下了。怎么,担心你家那位啊?”寒瑾笑着说道。
  “你胡说!我的心思你还不明了吗?”格格说道,眼神里带了一些幽怨。
  “心有所属,不好意思。”寒瑾没有看格格的眼睛,而是望向远方,那是路的尽头,又或者不是。
  “可是——”格格还欲说话,但却被寒瑾打断了。原来,在他看向远方的时候,前面出现一座古朴宏伟的建筑。寒瑾可以肯定那不是 凭空出现的,但也确定之前他没有看到,因而他可以确定这是一种十分高明的障眼法,以至于将他这种高手玩弄了。
  “这次的对手棘手啊。”他在心里说道。
  而被噤声的格格不由转过身来,顺着寒瑾的视线往前看。当她看到那座宫殿时,禁不住大声喊道:“宫殿!宫殿!”她这一叫,也让 那些休整的骑士们纷纷站起身来,看向前方。
  这个时候,众人几乎可以肯定,前面就是他们的目的地,所以,大家的精神霎时抖擞,力气更胜之前。
  “前面就是黑暗神庙吗?”寒瑾轻轻地说道。据委托他的人讲,那个男子被抓,关在阎王道的尽头,一座名为黑暗神庙的宫殿内。
  寒瑾仔细地回想了这件事的始末,对于前面正是他们的目的地黑暗神殿更加确认无疑,于是他便下令部下向黑暗神殿进发。
  不多久,众人已行至黑暗神殿大门前。处于谨慎小心,寒瑾下令队伍先行停止前进,转而细细打量起黑暗神殿的模样了。
  这可能是寒瑾此生见过的最宏伟的宫殿了,比之他见过的大陆各国王宫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见整个宫殿气势恢宏,整体以灰色调为主 ,左右对称。乍一看上去,就如一个巨兽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而大门就是那吞噬食物的大嘴。而细细看上去,又会发现宫殿的外部镌 刻着繁杂的花纹,且呈一定的规律排列着。寒瑾有注意,却想不通。
  过了一会儿,寒瑾也没有发现什么显著的危险,便命令来两个部下前去开门,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谨慎。团长如此说,部下自 然不敢大意,做好防御后便上去开门。岂知危险不出,到时门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开。众人不解,寒瑾也是眉头紧皱。
  想了一会儿,寒瑾依旧没有答案,便想问问格格如何看。但刚欲开头,他便想起之前留意的花纹,知晓那些花纹的规律应该便是开启 之法。想到这里,寒瑾出言安抚了大家几句,便钻心研究起宫殿外面的花纹来。
  细细探索下,寒瑾发现这些花纹果然大有文章。他想,这应该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法阵,而阵法的破解之关键应该就是这宫殿之门,换 句话说,施阵之人当时在大门处留下了一个巨大能量团,以此维系法阵的运转,从而一直防护着宫殿之门。并且,寒瑾能肯定的是,这个 禁制一定对宫殿内部人员毫无影响,不然,何以进入呢?
  想到这里,寒瑾一阵释怀,便示意大家做好防护,准备出手破阵了。只见寒瑾凝聚全身之功力,在胸前换为一个紫色的球,紫色的球 缓缓旋转,在寒瑾的控制下,朝大门飞去。
  紫色球飞得很缓慢,仿佛蜗牛,许久才发到目的地。甫一接触,大门处便发生剧烈反应,犹如闪电般刺目的光冲天而起,接着就是一 阵巨响,震耳欲聋。众人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
  过了好一阵子,大门处的剧烈反应方才平息,闭目许久的众人睁开眼,恍若隔世。众人感慨城堡神秘的同时,对于团长的实力更是佩 服得五体投地。俗话说的好,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惊天动地。
  见危险已出,寒瑾便带领大家走进宫殿。
  
  五
  冷,这是众人步入黑暗神殿的第一感觉。接着众人便发现,这黑暗神殿,不愧是黑暗神殿,黑得一点光亮都没有,连火把也没有。好 在众人有所准备。于是,大家纷纷从自我的包裹里拿出火把点上,驱散了黑暗。
  火把的光自然比不上日光,不过也还勉强凑合,起码能看清楚一些东西。借助火把的光芒,众人发现他们现在在一个甬道之内,四周 是光秃秃的墙壁,什么都没有。
  前方是黑暗,后方大门透进来的光也已经被黑暗吞噬,众人不禁有些背脊冒汗,倒有些冷。
  寒瑾行走在最前面,骑士们有的感觉他也有,只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且还要装作毫无感觉。他是他们的老大,就算死,也得告诉他们 ,他们还能出去大鱼大肉。
  走着走着,众人便到了一个大厅式的房间。比起甬道来,这里起码有格调多了。古朴的花纹在天花板上缠绕着,原始的雕像在四面墙 壁上面目狰狞,就连地板上,也铺就一层地毯,不过就是颜色有鲜血,怪让人害怕的。
  当然,大厅是给来接待客人的。白银骑士团的众人已是客人,这主人也会出场了,不然,何以大厅的前方会摆好了桌椅了呢?
  寒瑾是如此想的。
  果不其然,仅是一会儿,一个美丽女子便凭空出现在大殿中央。
  女子很是美丽,起码与寒瑾旁边的格格不相上下。而尤为勾人魂魄的是,她那双眼睛,仿佛是星辰,又若是秋水。不仅仅是众骑士看 得呆了,便是寒瑾,也不由在心里赞叹了几回。
  “诶诶诶,你是来嫖妓的,还是来救人的啊?”格格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寒瑾道。
  寒瑾轻轻“嘿嘿”一笑,故意凑到格格耳边说:有你,我哪敢啊?这惹得格格脸红至脖子根,好不可爱。
  “欢迎来到欢愉之殿,我是这儿的主人妖。你们是来找乐子呢,还是来找乐子?”美女女子,也就是唤作妖的人说,声音极其妩媚, 摄人心魄。
  “我,是来玩玩的。”寒瑾听后,干脆抱起了双臂,像个痞子似的笑着说。
  众人看着这样的团长,目瞪口呆,就连格格看了,也是诧异不已。他们都觉得这团长莫非是被这人迷住了?
  不过,仅是刹那,妖的脸庞便因恐惧而扭曲,继而是愤怒的神情。“别在浪费我的感情了!”她吼道。而与她对视的寒瑾却依旧是那 一份痞子样的神情。这样怪异的情况直让众人心里疑问连连,却又不敢发问,深怕团长生气。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众人觉得过了一万年后,这样的局面才打破。只是一时迟那时快,寒瑾化为一道光直奔妖而去,妖无力闪躲 ,仅是片刻,便化为灰烬。但众人来不及欢呼,寒瑾便虚脱得倒在了地上。
  格格第一时间冲过去,扶住了他,关心地问他怎么了。众属下也纷纷上前,询问着。
  “她是一个精神攻击者。刚才我与她进行的正是灵魂的战斗。还好我灵魂稍稍强些,才能最终击溃她的防御,最终连带肉身一起消灭 。我没事,只是有点累,歇息会儿就好。”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虚脱的寒瑾才恢复了过来,脸色润红。众人见团长重拾战力,心里自是欢喜,一只云雀便呼之欲出。而最开心的 当然是格格了,只见她在寒瑾的旁边叽叽喳喳的,就像只燕子一般可爱。
  “好,我们继续出发!”寒瑾简短有力地说道。众人闻之,也是齐声应道“是”,便跟随他一起,向宫殿深处走去。
  
  六
  寒瑾本以为在一入宫殿便遇见了这么个厉害的角色,接下来的路定然凶险万分,岂知,一切安静如平常,倒是不正常了。看到这样的 情况,寒瑾不由得在心里多加注意,深怕一个不小心遭敌人暗算,伤了弟兄,甚至全军覆没。
  只是,纵然如此小心,也是可能出意外的;在离开欢愉之殿之后大约半个时辰后,白银骑士团便遇见了一个大的麻烦。
  那是在一间狭小的房间内,众人局促在里面,不能动弹。并且,进出的门已然被封死,不论寒瑾如何努力,也是无法打开。
  初时大家还是兴致勃勃地寻求生路,几个时辰后,激情就被绝望替代,尤其是在寒瑾也无法找到活路时,大家更是心灰意冷。
  但是,生存的希望不能如此轻易放弃,所以寒瑾依旧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出去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四面的墙壁突然“活”了过来,不断地变化着图案。房间内的人不由自主地看向墙壁,但只看了一秒,功力稍低的便眩 晕到底。寒瑾大声叱喝众人闭上眼睛,别去看墙壁。而就在众人闭上眼睛时,墙壁仿佛也长了眼睛似的,突然静止不动,接着就像房间内 众人释放火球。霎时间,白银骑士团便伤亡过半。
  “怎么办,怎么办?”在这样的情况下,寒瑾自然是毫无压力,但看着一个个士兵倒下去,他的心终于出现了波动。
  “不要急,寒瑾,慢慢来。”察觉到寒瑾的急躁,格格在一旁握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悄悄道。
  “嗯。”寒瑾轻轻地应道,尽力平息下了心中的焦躁。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其实格格也挺好的,如果他没有那个人的话,兴许也会 喜欢她的。但这样的感觉只是出现了一瞬,便消失不见,因为接下的一幕已经不容许他继续想下去。
  四周的墙壁停止了攻击中人突然从众人视线里消失,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而在墙消失的瞬间,四个怪兽从天而降,将白银骑士团 团团围住。
  此时此刻,大家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个露天平台。平台不是十分宽大。向四周延伸不长的距离就是无垠的空间。
  寒瑾连忙用意识查探了四位魔兽的情况,发现他们的实力虽然比妖弱,但胜在同为一体,对付起来,其实更难。这个时候,如果只是 他单枪匹马,定然不敌。对方是群起而攻之,他们这边也需要发挥团队的力量,否则,只能是落败。
  只是,又该如何分配呢?这是寒瑾的当务之急。
  而显然,怪兽是不会与他们墨迹的,所以就在出现的瞬间就开始向他们发动攻击。在寒瑾意识分析完毕后,攻击已经发出,便要摧毁 众人。众人连忙运功防御,并且在第一时间准备反攻。
  所幸寒瑾是一个越到紧急状况脑子越好使的人,所以只是一瞬间,他便想到了应对之法。只听他大声喊道:“大家集合在一起,到我 的结界里,手挽手,静息屏气,发动阵法,我们逐一击破。众人听后,不假思索毫不迟疑地听从寒瑾的命令,以光一般的速度冲进了寒瑾 的结界,手挽手发动了阵法。
  这是白银骑士团最高级的阵法,足以在瞬间毁灭一个大陆顶级高手,但弱点在于不能持久。
  不过,消灭这四个怪兽足够了。只见阵法光芒一闪,一道圣洁的光刃便倏地飞出,闪电般地飞向一头怪兽,并在下一刻消失在怪兽体 内。不多久,嘭的一声响,怪兽便元神尽灭。如法炮制,不一会儿,就只剩一头怪兽了。
  但是,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
  原来,四只怪兽的连体并不仅仅代表代表生命的共存,也力量的共享,换言之,在一头怪兽死后,他的力量将以一种不可察觉的发生 分摊到还活着的怪兽内。而现在只剩下一头怪兽。所以,这头怪兽的力量是之前每一只的四倍乃至八倍,是远远胜于寒瑾的。
  这个道理在寒瑾的结界被怪兽一举击破的时候,他才想到。而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眼看法阵新一轮的攻击尚未形成,骑士团众人就 要遭怪兽击杀,寒瑾突然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格格突然被一层圣洁的光芒笼罩,接着她硬接了怪兽的一击。正是 这万分之一秒的延迟,为骑士团发动阵法争取大了宝贵的时间,发出了毁灭的一击,将怪兽消灭。但格格的情况显然不好,她就怪兽的强 力一击抛向空中,接着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下掉,毫无声息。
  寒瑾不顾刚才被怪兽打破结界后反噬的伤,以最快的速度跃向空中,将格格救下。看见格格面如死灰毫无生气的脸,他才发现原来在 她心里,从来也有她的位置。他嘶吼,他流泪,他悲痛欲绝,他疯狂地往格格身上输送生命的力量。
  只是一切无济于事。
  众人见团长如此悲伤,却不知如何安慰,只能默默守在团长身边,谨防意外突生。
  
  七
  绝境往往是环扣,一环扣一环,没有缝隙。仅是过了一会儿,在众人不远处,又出现了一直恶魔。这只恶魔,比之前面见到的都大, 都威猛,并且,还有两只大大的翅膀,翅膀上雷光闪现。
  寒瑾虽然悲痛欲绝,但心智未乱,能力犹在,就在恶魔出来的一瞬间,他便发现了,并且大概地知道了恶魔的实力——与他不相上下 。他知道他终于遇见劲敌了。
  如此,他只得强自抑制住内心的伤悲,将格格交与属下照顾,去面对这也许是有生以来最为强大的敌人。
  “愚蠢的人类,你竟然敢闯入我的领地,你这是自寻死路!”恶魔粗声粗气地说道,面目狰狞。
  “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你们劫持我的好友,大陆的一国之主,我理应出面营救,并且,最终会获得胜利。”寒瑾不卑不亢地说道。
  “哈哈,许多年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了!自大的人类,我会让知道我的厉害。毁灭吧,让你们成为我手上神器的食物!”魔兽说着 ,右手上光芒一闪,一个闪耀着绿色光芒的人头骨一般的东西出现在他手上。
  “古戈之颅,史上最邪恶的神器!”看到这件武器,寒瑾不禁轻喝一声,“你就是邪神之主萨拉戈男爵吧?”
  魔兽听到寒瑾如此称呼自己,有些不可置信,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我不在大陆行走已有数百年,还有人记得我。”
  “邪神之主,闻着死,见着灭,从不例外。四百年前突然销声匿迹。想不到,你竟然龟缩在黑暗神殿,哈哈哈,莫非是浪得虚名吗? ”寒瑾稳住自己的情绪,转而调侃起这位曾经让大陆闻风丧胆之主。
  魔兽,向来智商较低,即使贵为邪神之主,也不例外。寒瑾正是抓住这一点,希望借用话语激怒恶魔,令其在心绪上有所波动,从而 一举击破。幸运的是,萨拉戈男爵生性高傲,受不得半点不尊敬,果然因寒瑾的这一句话大怒,甚至是一跃至空中,作出了战斗的准备。
  寒瑾知道,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邪神之主都出现了,估计这黑暗神殿的压箱底人物也都显现了,即使还有余孽,收拾也是简单之极 的事情。但在决斗之前,他需要确认一下,他们要救的那个人是否在宫殿内。
  “尊敬的邪神之主,请息怒,我们的一战必不可免,在此之前,可否告知我的好友在何处?”寒瑾也一跃至与邪神之主平行的位置, 朗朗说道。
  他知道邪神之主会说,仅仅因为他是邪神之主。
  “哦?你说那个卑贱的人类吗?我这就给你,让你看看,他在我的恩赐下,是如何的‘高贵’。”萨拉戈男爵的心头怒火持续燃烧, 但仍旧作出邪神之主的摸样,伸手一抓,就从空气中扯出了一个人类憔悴的人类男子,丢向了白银骑士团的其他成员。
  “好厉害。”看着萨拉戈男爵在自己面前秀了一把,寒瑾不禁对他又多忌惮几分。但当他看到释时,心里的愤怒直线上升,因为,释 已经被折磨得不承人样子,狼狈糟糕之极。
  救的人已经到手,而怒火也已经完全爆发,寒瑾便索性放开了手脚,准备与邪神之主大干一场。只见他右手抽出腰间佩剑,左手往虚 空划出一个半圆,接着之相空中,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一个光团在左手只见浮现,并且疯狂地吸取周边的能量,不一会儿,就已达 半径一尺左右。接着,寒瑾缓缓将将光球凝聚于剑尖,并在下一刻,将用力朝恶魔挥去。
  这是寒瑾自创的招式,也是他目前所能使出的最厉害的招数。
  一出手就是压箱底的功夫,可见寒瑾也是抱着速度解决的心态,毕竟在人家的地盘,拖得越久,对自己越不利。
  萨拉戈男爵见寒瑾上来就是这么厉害的一招,有些气急败坏,专注防守显得窝囊,若是以硬碰硬,它又不愿意。但是魔兽终究是魔兽 ,根本没思考多少,就选择了最愚蠢最直接的方式——以硬碰硬。只见他口吐一团绿火,绿火缠绕在古戈之颅上面,渐渐凝聚成为一个绿 色光球,最后在魔兽轻喝声中被推送出去,在空中与寒瑾的光球相遇。
  两个蕴藏着巨大能量的光球相遇,本应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但是,出人意料的,两团光芒在空中互相吞噬,显得安静异常。这样 的时刻,安静的气氛显然是让人心里压抑的,甚而至于想逃离。而就在众人快忍受不住的时候,一声巨响,空中两个光球在的地方一道及 其刺目的光华闪过,久久才恢复正常。但骑士团众人却因战斗余波而负伤,显得更加疲惫。本已气色虚弱的格格和释更是如此。
  恢复正常的空中,没有了寒瑾的影子,只有萨拉戈男爵一人傲然独立。他身上有数道伤口,伤口处流着浓浓的绿血,显然他也身受重 伤。但似乎,它赢了。
  它真的赢了。此刻的寒瑾像个气息奄奄的老人,靠在一角,艰难地呼吸。在光球爆炸的那一刻,他被法术反噬,又被余波击中,瞬间 整个人就像像被战斗余波击中的周边事物一样,破碎不堪。
  赢了的萨拉戈男爵并没有趁机斩草除根,反而走向骑士团的众人,要下毒手。寒瑾看着萨拉戈男爵一步步靠近他们,却使不出劲儿去 阻止,一时间气急攻心,吐出了一团淤血。骑士们见萨拉戈男爵过来,组阵反击。但对方是萨拉戈男爵,即使是负伤之躯,他们的阵法也 不能阻挡,因为他们本来就已受伤。只是片刻,骑士团的成员便被杀尽,只留了格格和释二人。
  眼看萨拉戈男爵就要对格格下手,说时迟那时快,释突然像是回光返照似的,爆发出巨大的战斗力。只见他双眼猩红,青筋暴涨,头 发飞舞。下一刻,便突然跃向萨拉戈男爵,一举将他撞向空中。一会儿后,一声巨响,释爆炸,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萨拉戈男爵男爵。
  濒临死亡的格格就这样被救下来,被一个爱她的,她却不爱的男子救了!
  
  八
  过了许久,寒瑾才从刚才的巨响中回过神来。
  想到好友以这种最后的方式毁灭敌人,寒瑾内心是满满的被撞,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终究没有流出来。此刻他觉得很压抑,却没有 办法释放。
  寒瑾挣扎了许久,才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像个孱弱老人一般向格格走过去。经过这许多磨难,他发现,其实,他还是喜欢格格的。他 现在愿意许她以终生,与她去过神仙眷侣般的生活,而且,大陆最为辉煌的白银骑士团就这样毁在了他手里,他也没有脸面继续说责任了 。
  寒瑾走了许久,才走到格格身边。格格依旧是脸色苍白,嘴唇干枯的样子。寒瑾轻轻地蹲下去,用手拂过格格的脸庞,嘴里喃喃自语 :“我们走,我们去过最平凡与幸福的生活。”但是,话刚落地,寒瑾便觉得有些许不对劲,因为,格格的脸色虽然面无血色,但呼吸平 稳,完全不似重伤的样子,并且,在接触她肌肤的刹那,他感觉到了她体内巨大的能量——完全受过他正常的时候。
  碰一下人的肌肤便知道一个人的厉害几许,这是白银骑士团最为隐秘的力量,从无外人知道。
  刹那间,寒瑾感觉被欺骗了,心灰意冷。只听他冷冷地说道:“我都发现了,你别装了吧。”、
  格格听闻此话,心里很是震惊,还想装下去,却又深知没有必要。于是她做起来,看着寒瑾,含情脉脉:“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
  “不知道。”
  “我做一切都是为了你。”
  “不明白。”
  “实话说吧,我才是黑暗神殿的主人。邪神之主喜欢与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于是,400年前我将他带到这里,供我驱使。我一 直以来的梦想就是称霸大陆,而一个目标,就是你们的国家。我潜进宫中,迷住了国王,本想就下手,一举颠覆了政权。岂知,我遇上了 你,迷上了你,甚至想放下一切,爱着你。但你的眼神一直只看着国王的女人,即使在看我的时候眼神里有狂热也被你压了下去。于是, 我想了这么个法子,就是想唤醒你内心的爱恋,让你明白,你真正拥有的女人一直是我,而不是她。很荒诞吧?可是为了你,我情愿荒诞 ,毁灭一切也在所不惜。”格格说道。
  寒瑾静静地听着格格说完,没有出言打断,这一日,他受到的刺激大了,大到他无法承受。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又爱又恨。她不能原谅 她,即便他真的喜欢她。但是,一切都已明了,若是追根究底,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无颜回去,也不会安心留存于此,刹那间,他突然觉得,天地虽大,已无他容身之处。
  一旁的格格看着她,脸上全是担心的神色。但不由她开口,寒瑾身上便起了巨大的变化,如刚刚释一般。格格知道他这是为何,但阻 止又来不及,只得心慌意乱。情急之下,她上前抱住了寒瑾,死死不脱手,直到一声巨响,两人双双灰飞烟灭。
  这一次的爆炸,也将整个黑暗神殿毁于一旦。自此,时间再无死亡之道,但它的传说,还在继续……
  
  九
  琉璃国国主释迟迟未找到,前去寻找他的白银骑士团也没有带回消息,最终七在一些大臣的支持下,下旨她的儿子继承王位。每每黄 昏之时,七都会在屋子里静静坐着,嘴里经常念叨着一句话:寒瑾,你儿子继承王位了;释,对不住……
返回页首 查看 ab12888's 资料 搜索该用户的其他帖子: ab12888 访问 ab12888's 主页
 

回复
*为必须填写的项目
名字*: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插入超级链接 添加Email链接 居中 项目符号 增加缩进 插入图片 模式:
内容*:

表情符号
[:)] [;)] [:o]
[:D] [:s] [:(]
[:x] [:o)] [:$]
[:*:] [xx(] [|)]
更多...
   启用 论坛代码 来修饰帖子
 

  发表新话题
切换至可打印版面 切换至可打印版面

转向论坛
禁止 在这个论坛发表新话题
允许 在这个论坛回复帖子
禁止 在这个论坛中删除自己的帖子
禁止 在这个论坛中编辑自己的帖子
禁止 在这个论坛中发起投票
禁止 在这个论坛中参加投票

Powered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7.7a
Copyright ©2001-2004 Web Wiz Guide

页面执行时间: .0620 秒.